第十五章 最终,你会消失(第1/2页)

如遇最新章节未更新,点击以下对应小说查看(收藏下次回家不迷路)
百度搜索:荒诞推演游戏haotxt88即可找到本书!

【我看着外面,看那些人高高兴兴地来,然后我就把他们抓起来,杀掉,解剖,留下纪念,代表我又多了一份收藏,太棒了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【这一周我过得很快乐,可是好像有人盯上我了,他是谁?一个医生?】

    【医生说从今天起他要对我进行心理干预,凭什么?……我知道我做的事不能被曝光,我可不能让他发现了。百度*搜*索:终极-斗-罗-爱-好-中-文-网百度搜*索爱-好中-文-网】

    【该死,他还是发现了!】

    【这医生真烦,他居然说我有臆想症,他知道他在说什么吗?我要让他知道他错的有多离谱。从今天开始,我要跟着他,我一定会杀掉他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【半个月了,我终于找到机会了,两天后的4月19日是他的生日,他会喝很多酒,我打算趁他醉了之后……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【计划失败了,他的警惕性太强,不过没关系,我能感觉到,他最近疑神疑鬼,心理状态越来越差,我还会有机会的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【哈哈哈哈哈,我成功了,今天我就把他杀了!不对,他怎么没有死?(一阵胡乱的涂鸦),我知道了!居然……居然是这样(一阵胡乱的涂鸦),那我就换一个方式,永远的!永远的杀死他!不是我死就是他亡!】

    日记本足足记了小半本,内容时常跳跃,看样子不是天天都写。

    虞幸无视掉那些自吹自擂解剖技术有多好的日记,直接找出了比较重要的几张。

    看完日记后,从日记的最后一页,掉下来一张小纸条。

    【你知道我多讨厌你吗?你过生日的时候有那么多人为你庆祝,你却一个都不让我杀。我过生日的时候……你看不到我过生日的那天了,我打赌你根本不知道我的生日。你为什么还不死?还有两个多小时,你就要永远的死去了,哈哈哈哈哈哈】

    “哦,讨厌我。”虞幸看着纸条,笑意渐渐浓厚起来,“真可怜。”

    这卧室里的书籍都无法翻阅,他没找到有关数字的线索,而日记本不可能只是为了展现一下杀手扭曲的内心世界,线索应该就在日记本中。

    已经猜到了杀手和医生关系的虞幸将视线定格在生日二字上。

    “大门密码是四位数,那么答案应该是……”

    又把日记翻了一遍,虞幸轻轻吐出一组数字:

    “0324。”

    他放下笔记本,转身打开了卧室的门。

    一路走至大门处,他都没有遇到阻拦,直到他将数字输入密码锁,上面显示【密码正确】的时候,周围的气氛才一下子阴冷起来。

    门已经可以开了。

    虞幸伸出手——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刚摸上把手,一阵破风声从身后传来,虞幸瞬间反应过来那是什么,动都没动,一把不知从何处出现的手术刀贴着他耳廓,刷得一下戳进金属大门里,发出尖鸣的震颤。

    虞幸回过头,只见一个模糊的黑影站在自己身后,手上还握着一把滴血的手术刀。

    他干脆虚倚在门上,笑着把脑袋边入门三分的刀拔出来,加上之前从解剖室顺的那一把,一手一个挽了俩漂亮的小刀花:“没用啦朋友,你注定是要凉凉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生日!”黑影看上去难以置信,全身上下唯一看得清的那双眼睛里布满血丝,“你不可能知道!”

    “你好蠢啊。aHwzW.net 爱*好*中*文*网”虞幸笑意变淡,“我不太喜欢和蠢人说话,浪费口水,我现在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脑海中突然多了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【推演提示:以任何方式说出、写出推演过程皆可增加推演评价】

    临到嘴边的话硬生生转了个弯,虞幸露出一个特别纯粹阳光的大大的笑容:“但我觉得反正时间充裕,也不是不可以大发慈悲地告诉你~”

    黑影看着这表情变化无常、还抢走他两把手术刀的人,眼里的血色更浓了。

    “该从哪儿说起你才能明白呢……”虞幸心里想的其实是:该从哪儿说起系统才会给最高分呢。

    “从根源说起吧。

    “你和我用着同一具身体。

    “我们其实是两个人格。①

    “——这一点,你知道,我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关于这一点,虞幸是从细节看出来的,他对于这方面的知识也并不陌生,所以反应会快一些。

    杀手不杀医生,非要从精神上击溃医生,如果代入两个人格之间的斗争,就合理了。

    空间上的逻辑不通,时而存在时而消失的尸体们,实时更新的纸条,也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这都是杀手人格臆想出来的世界,尸体、解剖室、满墙罐子什么的统统不存在,大概只有这间卧室,还与现实有点关联。

    他本来想看看衣柜里有没有符合医生气质的服装,但是系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,好在看了日记,他已经完全确信了。

    “这片所谓的秘密花园,并不在现实中,而是在'我',或者说这具身体的脑海里,一个由你臆想出来的区域。”虞幸对着杀手人格笑道,“你不仅是一个最近才出现的副人格,还是个一诞生就有精神病的副人格,你每天透过这扇窗户看见外面的真实世界,便以为自己真实存在,从而幻想出一次次的杀人,一次次的解剖。”②

    虞幸说到这儿缓了缓,他刚进来就口渴了可惜没找到水,此时还要说这么多话:“双重人格一般并不知道彼此,巧合的是,你的主人格,也就是我,恰好是一名心理医生。我花了一周时间发现了自身的异常,得知自己居然得了人格分裂后,就想主动找到你,尝试初步治疗——”

    “第一步是心理干预,先扶正你的扭曲思维,鼓励合作,慢慢的同化你,让两个人格之间的冲突逐渐模糊,最终,你会消失。”③

    杀手人格听到这儿情绪激动起来,他的黑色身体都像是要蒸发一般:“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!”

    “你也没怎么安好心啊,彼此彼此吧。”虞幸并不知道他这个医生角色原本是怎么想的,于是随口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再说今天,你想趁我精神疲惫的时候杀死我,结果发现我杀不死,于是,一直潜藏在你潜意识里的问题爆发出来,你意识到你只是个副人格,你更愤怒了,决定把主人格带到你臆想的世界里来,同时这个也是你最大的弱点。

    “这种激进的做法结果只有两个,一,我精神崩溃,就此破碎消失或者我在这里三个小时,被你同化。二,你没能留住我,反而被我发现了你最脆弱的精神部分,以我这个医生的能力,马上消失的就是你。在此之前,你无论怎样,都伤不了我。

    “因为,我才是主人格,而你,只是个痴心妄想的病人。”

    虞幸笑嘻嘻的,突然手腕一抖,右手的手术刀措不及防直直从杀手人格心脏处穿过。

    “看,我也伤不了你,因为这是你的精神世界。”

    杀手人格摸了摸被穿透却并没有一丝痕迹的胸膛,暴躁地走来走去,嘶哑的嗓子折磨着虞幸的耳膜:“不!我承认我是副人格,可我不是臆想症!这些——这些!全部都是我的收藏!”

    他指的应该是那些尸体们,还有罐子里的器官们,可惜,虞幸并不想跟他探讨这个。

    “你的生日……就更简单了,你诞生的那天,就是你的生日。”虞幸将剩下的那把手术刀留在手里把玩,“第一篇日记是你诞生那天写的,所以……小学算数题?”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