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:好家伙,送上门挨骂?(第1/2页)

如遇最新章节未更新,点击以下对应小说查看(收藏下次回家不迷路)
百度搜索:大夏文圣haotxt88即可找到本书!

学堂内。
    顾锦年无视众人满脸怨念,自顾自的看向刘夫子。
    首座上。
    刘夫子眉头皱紧,对于顾锦年这般要求,他自然不会答应,即便顾锦年是国公之孙也没用。
    故此,刘夫子轻斥道。
    “你什么心思,老夫心里清楚,你那是学习吗?回自己位上,莫要胡闹。”
    他肯定不能让顾锦年跟杨寒柔坐一起啊,整个京都都在讨论顾锦年的事情。
    无论是真是假,都不能让顾锦年和杨寒柔在一起,不然又惹出什么麻烦,他也没什么好果子吃。
    然而此话一说,众人不由发笑。
    只是顾锦年浑然不觉,望着刘夫子道。
    “庄言,圣见人心是圣,兽见人心是兽。”
    “夫子这番话有些偏见了。”
    “若夫子觉得我不安好心,那我也没必要待在书斋,只是等我回去后,家人若是问起缘由,我只能实话实说了。”
    顾锦年平静开口。
    他倒不是非要坐在杨寒柔身旁,只是单纯想多获得点怨气,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    只是这话一说,刘夫子脸色变了。
    他还真没想到,顾锦年能拿出圣贤之言来反驳自己?
    好家伙,还真是好家伙啊。
    有些郁闷,但他已经六十岁,也不至于跟顾锦年置气,而是看了看杨寒柔,又看了看顾锦年。
    最终略显无奈道。
    “你能说出这般圣言,也算是用了点功夫读书,既然如此,你就坐在杨寒柔身旁。”
    “不过老夫丑话说在前,若是再惹出什么是非,可不要怪老夫亲自去国公府走一趟。”
    刘夫子出声妥协。
    没办法顾锦年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要是还不让,那就是自己的问题。
    “夫子。”
    “夫子,不可。”
    随着刘夫子答应下来,杨寒柔与张赟顿时出声,尤其是张赟更是直接站起身来拒绝。
    张赟略显有些失态,在他眼里,杨寒柔就是她的青梅竹马,两人都是书香门第出身,金童玉女,若是不出意外,杨寒柔未来就是他张赟的妻子。
    如今顾锦年强行要与杨寒柔坐一块,他怎能忍?
    因为连他也只是坐在右边,中间还有过道,可顾锦年直接坐在一旁,他怎能忍受?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赟继续开口道。
    “夫子。”
    “顾锦年为人孟浪,不安好心,若是让他坐了过去,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?”
    “还望夫子明鉴。”
    张赟出声,态度坚决。
    可话音刚落,吴安与李平的声音顿时响起了。
    “张赟,你又在放什么屁?”
    “笑话,众目睽睽之下,锦年哥能做什么?你以为都像你这般?没事就跟杨寒柔密会?”
    两人出声,引来不少人起哄。
    的确,张赟与杨寒柔关系甚好,无论是长辈关系还是他们之间的关系,算是不错。
    经常能看到两人并肩而行。
    此话一说,杨寒柔瞬间有些耳红,也有些愤怒,她年龄又不大,才十六岁,听到这样的言论,自然忍受不了,可又不知如何反驳,只能低着头不语,感到无比尴尬,甚至希望张赟别说了。
    “放肆。”
    刹那间,刘夫子的怒斥声响起。
    当下,学堂再一次安静下来。
    年老的刘夫子,注视着众人,眼神内满是怒意。
    “年纪轻轻,一个个胡言乱语,你们连及冠都没有,却满脑胡思乱想。”
    “吴安,李平,给我去堂外罚站。”
    “张赟,我知晓你与杨寒柔关系甚好,但君子不忌,再者,本夫子在此,还会视而不见?”
    “坐下。”
    刘夫子满是恼怒,在他看来,这帮人都是一群顽童,平日打打闹闹也就算了,可小小年纪却藏着这么多古怪思想,让他有些愤怒。
    尤其是张赟。
    书香门第出身,父亲更是当代大儒,按理说应当修身养性,却没想到因这种事情就失态。
    这让他极其失望,故此才会训斥。
    原本对于顾锦年的要求,他的确感到不妥,可现在他觉得没什么妥不妥的。
    “顾锦年,拿好东西,快点换位,不要耽误早课。”
    刘夫子出声,几乎是一锤定音,让张赟脸色更加难看。
    而顾锦年却喜闻乐见,直接将自己的东西搬到杨寒柔身旁。
    一本正经地摆放着书籍和宣纸。
    刹那间,一道黑气自张赟体内涌出,虽然依旧比不过周宁那么大,但已经很不错了。
    看向张赟,后者脸色阴沉,尤其是眼中更是透露出浓浓冷意。
    感受到张赟的目光,顾锦年微微一笑,这让张赟更加怒了。
    只是有刘夫子在,他也不好发作,只能攥紧拳头,沉默不语。
    首座上。
    刘夫子将一切看在眼里,他没有说什么,而是翻开书籍,开始日复一日的授课。
    学堂内一切显得很安静。
    顾锦年也不敢乱来什么,刘夫子坐在前面,真敢有什么小动作,估计得挨揍。
    得了便宜就不要卖乖。
    恶心人也只是为了自己脑海当中的古树,顺带报复报复一下两人。
    “古树吸收怨气便会结果。”
    “就不知道这个果实是什么东西。”
    “希望是好东西,不然以后平白无故树敌也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    顾锦年深深思索着这个问题。
    脑海当中的古树,基本上是目前唯一能仰仗的东西了。
    背景人脉这些东西自己暂时用不上,顾家也不是想象中那般美好。
    想要稳住脚跟,还是得靠自己啊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