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章:新的日月,已经升起!上古人族?有我无敌!(第1/2页)

如遇最新章节未更新,点击以下对应小说查看(收藏下次回家不迷路)
百度搜索:大夏文圣haotxt88即可找到本书!

西漠上空。

    顾锦年正将目光看向广源佛陀时。

    突兀之间,两道恐怖的气息忽然出现。

    是七境的力量。

    顾锦年对这股力量极其敏感,不只是顾锦年,诸多人都感应到了这可怕的七境气息。

    「有人在这一刻成为七境强者了?」

    有六境强者出声,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世人震撼,在这个节骨眼上,怎么突然有人踏入第七境了?

    这太古怪了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但凡突破七境,应当都会有巨大的异象,变化莫测,昭告世人,可人们只察觉到了七境之力,却没有半点异象,端是古怪的很。

    而天穹之上,顾锦年却在一瞬间抓住了这气机,他察觉到是谁。

    将目光看去。

    顾锦年神色不由一变。

    他在遥远之地,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是长云天,他身后出现一张深渊大口,正在吞噬着一道道白色气体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的境界,就在方才的一瞬间内,突破到了第七境。

    顾锦年神色一变的主要原因,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长云天他认识,儒道第五境,根本就没有修行过什么仙道,可现在瞬间踏入第七境,这太过于古怪了。

    「蚕食死去的七境强者,掠夺某种气运,从而使自身突破七境吗?」

    顾锦年在一瞬间内便想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一步跨越,直接来到他们二人面前。

    只是刚刚抵达时,便发现长云天二人的身影只是虚影,这是某种古怪的秘法。

    的确在蚕食这些气运。

    「与上古五族有关,他们得到了上古秘法,我诛杀的七境强者,给他们做了嫁衣吗?」

    顾锦年瞬间想到怎么回事,故而眼神变得无比冰冷,他将目光投去,气势浓烈攀升。

    他双目睁开,有无穷神光迸裂出来,神奇无比。

    这一刻,顾锦年没有去追杀上清道人,也没有去追杀其他的七境强者。

    而是搜索长云天二人的气息,他要找到这两人,将其缉拿,然后再盘问出自己想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人们则是好奇,也很惊讶,不知道顾锦年这是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「他在搜索新七境的气息,是想连同他们一起诛杀吗?」

    「难道顾锦年不允许其他人踏入七境吗?想一并诛杀?」

    人们好奇,也带着疑惑,不清楚什么情况,下意识以为顾锦年是想要诛杀一切七境强者。

    「你们可能猜错了,锦年圣人不是想要诛杀一切七境强者,而是新出现的两个七境强者,存在古怪,无声无息突破七境,这本身就很古怪。」

    有人出声,猜测一种可能性,认为顾锦年并不是简单的诛杀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世人惊讶,神色之中满是疑惑,有些不明白这话,但是又能理解部分。

    「窃取天机,想要通过这种手段突破境界?真当本圣不在?」

    顾锦年的怒吼声响起,冰冷至极,他已经查到了长云天二人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废话,他手握星辰古树,一斩下去,数十万道星辰剑气杀去,荡漾出无穷光芒,显得格外不凡。

    比起上清道人而言,顾锦年更能发挥出星辰古树的能力。

    而且,顾锦年还没有与星辰古树彻底融合,不然威力会更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无数星辰剑气迸裂杀出,如同瀑布倾泻,朝着万里之外劈杀下去。

    这太恐怖了,大杀招落下,直接洞穿一切,朝着长云天二人杀去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恐怖的爆炸声响起,格外的惊人,也很不凡。

    万里在,长云天二人脸色大变,直接倒退数百里,他们眼中有惊恐,也有愤怒。

    「顾锦年,你当真要招惹天下七境强者?」

    「你不怕有朝一日,你会因此付出惨痛代价吗?」

    恐怖的声音响起,长云天沉着脸,有些愤怒。

    认为顾锦年现在这样做,就是要斩尽一切七境。

    「那我倒要看看,有多惨痛。」

    顾锦年的声音响起,他双手平摊下来,伐神术演化无穷瑞兽,朝着他们二人杀去,这很凶猛,如同一尊太古神魔一般,令人感到震撼与恐怖。

    两人见势不妙,没有硬抗,直接转身离开,一步跨越,便想要脱离此地。

    他们速度很快,已经抵达第七境,自然不俗。

    只是,顾锦年有天命神通,其中包含神速,他的速度,超越一切,几乎是刹那间,就要将他们追赶上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有莫名手段,否则的话,也不敢直接掠夺气运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二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,他们周围空间扭曲,看起来格外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但顾锦年依旧可以追踪,他顺着二人的气息,一路追杀而去。

    一直到一处山谷当中。

    两人的气息彻底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很古怪。

    顾锦年立在山谷之上,静静凝视着,他目光巡视着方圆万里,敏锐的发现了一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片山谷很诡异,诡异的地方是平凡。

    就好像是一座寻常不过的山谷,但问题是这两人的气息在这里消失,这就足以证明一切。

    「这里藏着莫名的东西,或许与上古五族有关系。」

    顾锦年心中有些猜想。

    当下,他抬起手来,再度演化出众生树虚影,朝着山谷内轰击而下。

    刹那间,反馈出现,有绝世大阵在其中。

    山谷这片天地的空间,的确显得怪异无比,这很不寻常。

    「既然来了,那就做一個了断。」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内,顾锦年便做出决定了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他出手,拳芒如龙,虽然不知道这那一处空间,但顾锦年选择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方法,一个个横推而下,破坏这里的空间,总能找到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随着顾锦年出手,这方天地彻底扭曲了,被顾锦年的拳芒摧毁。

    的确,这种办法很普通,但确实是目前而言,最为有效和直接的阵法,在这种情况下,只需要有足够的时间,顾锦年的确能找到空间节点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,突兀之间,一道震荡传来。

    这是在与顾锦年的元神之力碰撞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如同一座山岳袭来,顾锦年的元神一阵震颤,他虽然做好准备,也处于戒备状态,但这股力量依旧恐怖。

    若不是顾锦年的元神强大无比,差一点就要着道。

    「这并非是个人力量,这是一股强大的力量。」

    此时此刻,顾锦年有点明白上古五大族有多强大了,仅仅只是一个空间节点,就差点让自己元神受到影响,这个大族内,必然藏有极其强大的存在。

    「大世真正降临,他们若是出世,必要引起血雨腥风,倒不如现在诛杀干净?」

    顾锦年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虽然元神受到一定影响,但问题不大,顾锦年继续出手,想要彻底揪出他们,让他们出世之前,就将其全部抹杀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一道声音突兀响起。

    「可以和谈吗?」

    声音响起,带着询问。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询问之声,引起无数人惊讶,世人将目光投来,他们从一开始就不知道顾锦年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之前顾锦年与八位强者,好端端又放下手中的事情,突然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然后突然出现的声音,让众人完全是看不懂,世人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又不清楚,为何有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和谈?

    谁在出声?

    和谈什么?令

    人感到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「和谈?」

    「如何一个和谈?」

    山谷之上,顾锦年出声,不过他在酝酿杀招,需要时间,正好与他们交流,拖延时间后,再直接出手,一劳永逸。

    「吾等乃上古人族,生来高高在上,加入我们,赐尔上古真血,予一等人族,等到协助我族出世,到时候算你大功,若能真正为我上古人族效劳,等我等真正出世,可考虑赐你王称,一同享受证道成仙之果,如何?」

    对方出声,声音诚恳,他们的确想要拉拢顾锦年。

    不惜给予一等人族之称,甚至还拿出所谓的王称,当做筹码,当然这只是可考虑,当真如何,谁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顾锦年不由冷笑,他向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「一等人族?」

    「还真是高高在上啊?」

    「是谁给了你们自信?将人族划分三六九等?」

    「我等生来自由身,谁敢高高在上?」

    顾锦年开口,他言语霸道,听到这些人所说,不由充满着可笑。

    要是其他种族,划分个三六九等,顾锦年没话可说,毕竟大家种族不同。

    可明明是人族,却要划分一等人,二等人,这种思想根本不可取。

    「你太年轻了。」

    叹息声响起。

    「你虽是后世之圣,天资绝绝,可你根本不了解我上古人族的强大。」

    「我等才是这个世界原本的主人。」

    「询问你,是惜才,而不是需求你的帮助。」

    「但我上古人族只给你一次机会。」

    「你不答应,便不会再有任何机会了。」

    后者开口,除了一开始有些遗憾之外,后面就是冷漠,很显然他们高傲了太久了,直至今日,他们依旧高傲,认为拉拢就是最大的恩赐。

    可话音落下,一股恐怖的力量镇压而来,顾锦年周围空间仿佛受到了挤压一般,直接破碎,引来巨大的震动。

    「不答应就得死吗?」

    「这就是上古人族?手段还真是够上古的啊。」

    顾锦年开口,他往前走了一步,气血恐怖,阻挡着这股力量,同时他再次踏入圣王极境,与其对抗。

    「并非是不答应就得死,而是因为你的傲慢。」

    后者的声音响起,道出原因。

    「因为傲慢?」

    「我想这只是你们的借口,真正的原因,无非就是恐惧。」

    「你们在害怕我。」

    「在恐惧我。」

    顾锦年抵抗着这股力量,明面上他很平静,展现出自己的强大与自信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。

    顾锦年虽然明白,上古人族很强大,可他更加明白的是,自己几乎是整个人族的希望,这个时代所有人的希望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表现的过于软弱,未来等到五族降世,必然会影响天下人的士气。

    「害怕?」

    「恐惧?」

    「你当真是想多了,我族若全面复苏,诛杀你太简单了。」

    声音再度响起,表现的不屑,显然对于顾锦年的自信,感到可笑。

    「那就显世。」

    「上古时代尔等就应当死去,存活至今,还不是苟且偷生之辈?」

    「这个时代,有这个时代的精彩。」

    「新的日月,已经升空。」

    顾锦年出声,他的言语,鼓舞人心,但当顾锦年说完这话后,也确确实实惹来惊天沸腾。

    「什么?他们来自上古时代?」

    「来自上古时代?」

    「顾锦年正在与一群上古时代的强者斗争吗?」

    「这太恐怖了吧?」

    「当世无敌,就与上古宣战?」

    「上古时代,至少距离现在几万年啊,甚至十万年都有可能,这些存在,为何能活到当世?」

    一些声音响起,世人绝大部分不会知道这件事情,如今被顾锦年直接道出,自然会引起一定的争议与恐慌。

    「好一句新的日月,已经升空,我上古人族本就是天地之间的日月,而你是不是新时代的日月,就拭目以待了。」

    「现在,给你充足的时间,看看你这颗日月,到底会不会升空。」

    上古人族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一切压力彻底消散,他们没有选择进攻了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或许是因为他们想要等到出世之后,让顾锦年看一看他们

    惊世的手段。

    也或许他们根本无能为力,无法诛杀顾锦年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他们选择收手了。

    随着压力消失,空间节点消失,他们所在的小世界,已经消失在这片山谷内。

    逃离了。

    山谷上空。

    顾锦年静静地看着这一切,他并非不想出手,而是发现即便自己奔赴全力,只怕也难以留下他们,两者的实力相差很大。

    自上古存活至今,要说没有半点能耐,顾锦年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「我将无敌。」

    顾锦年开口,他道出自己的心声,也表决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大世之争,他要争出一条无敌之路,为万世开太平。

    声音落下,顾锦年身上绽放无穷光芒,映照天地之间,给世人带来巨大的希望。

    大约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顾锦年收回自己的心神,他将目光巡视过去,如今八位七境强者,西漠死了两尊,惠绝佛陀和小缘寺主持。

    仙门死了两位,龙虎掌教,还有太玄仙宗掌教。

    至于上清道人,目前也处于重伤状态,虽然没有死,但也别想折腾起什么浪花了。

    八人死了四个,这数量已经算是很多,令人咂舌。

    剩下活着的七境强者,也只有西漠广源佛陀,以及大音寺主持,还有半死不活的上清道人,以及阴阳掌教了。

    他们各自都有无上器,而今消失逃离,继续追赶下去,也没有太大的必要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他们就不是自己的敌人,这一点顾锦年十分清楚,他没有将这批人视为自己的敌人,真正的敌人,藏在暗中。

    解决他们,只是为了扫荡一些不安分的因素。

    稳定天下太平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顾锦年也不啰嗦了,开始布置自己的计划。

    「自即日起。」

    「胆敢有害大夏者,一缕杀无赦。」

    顾锦年出声,这句话代表着结束,这场大战争斗的结束。

    先是不可思议的战争,而后便是顾锦年以一抵八,以诛杀四人的结果,让这场大战彻底落幕下来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一道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「匈奴国,愿起和谈契文,请大夏王朝降罪。」

    「扶罗王朝,愿起和谈契文。」

    「大金王朝,愿起和谈契文。」

    数道声音响起,东荒诸国,一些声音纷纷响起,是各国国君的声音。

    大战结束,接下来就是大清算了,他们知道,这场斗争之中,大夏王朝再一次获得全面胜利,而且这一次是力压了整个东荒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匈奴国上上下下都变得有些震撼,他们彻底恐慌与害怕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叫嚣最凶的便是匈奴国。

    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他们援助五十万大军给宁王,就是希望能够押宝成功,期待宁王造反成功,立下新夏国,这样一来,匈奴国借助新夏王朝,可以得到诸多好处。

    可现在一切美梦都破灭了,而接下来要面临的事情,就是大夏王朝的怒火。

    滔天怒火。

    「匈奴国国君,所有王族,参与边境十二城之事主将,全部自刎谢罪。」

    「本圣可饶恕匈奴国之罪。」

    「否则,即刻,马踏王庭,不予任何解释机会。」

    随着冰冷之声响起,这是给予匈奴国的惩罚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匈奴国所作所为,按理说灭国不算是什么太过分的事情,但顾锦年是圣人,他不想要牵扯无辜之人。

    往小来说,身为大夏子民,国仇恩怨,应当报之,十倍奉还,这完全不过分。

    但往大来说,身为圣人,任何一个国家,都有好人与坏人,国仇家恨虽然刻骨铭心,可并非是每一个人都是刽子手。

    若不是圣人,顾锦年必行绝灭之道。

    若是圣人,顾锦年要懂得天意,他让匈奴国国君,以及皇室一脉,王族一脉,包括曾经参与过边境十二城之战的将士,全部自刎谢罪。

    这些人,没有一个是无辜之人,哪怕是一些王族,没有参与这场战争,可他们是获益者,没有匈奴国的侵略,他们也不会过上这么好的日子。

    得到了享受,就要自食恶果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匈奴王庭内,匈奴国君脸色瞬间惨白无比,他注视着顾锦年,跪在地上,哭喊恳请道。

    「圣人在上。」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