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重生了,有系统(新书来了,求票票)(第2/2页)

如遇最新章节未更新,点击以下对应小说查看(收藏下次回家不迷路)
百度搜索:重生全能学霸haotxt88即可找到本书!

、乐器之类的技能,而且每年都有技能可以获取。

    在他的记忆里,音乐课在小学五年级才取消,基于此,小学时期应该能获得四种和音乐相关的技能。

    不错!兴许以后能在音乐圈混口饭吃。

    回到座位继续看说明,看着看着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技能获取条件卡在了高中毕业。

    等上了大学,学什么都不会再得到技能了。

    这系统……看来只管基础教育,高等教育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还好,从小学到高中,学的科目不少,会触发的技能也不少,可惜触发的技能都是lv1,想升级只能用技能点硬砸,练习无用。

    至于如何获取技能点?

    小学每年固定奖励10技能点,外加3属性点;初中奖励翻倍,高中在初中奖励的基础上再翻倍,而且大本和研究生又是两个阶段,奖励都会翻倍。

    这要是硕博连读……马小龙十个手指头数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最后,系统有固定任务和随机任务发布,以获得技能点和属性点的奖励。

    看完了。

    总体来说,系统很强大,就是有点简陋。喜闻乐见的抽奖、签到和商城之类的东西都没有,但总好过屁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没什么大志向,以后多赚点钱,娶个漂亮老婆,响应号召,生三个漂亮女儿就够了。

    为啥不生儿子?未来几十年,儿子都是赔钱货。

    亏本买卖咱不做。

    马小龙伸个懒腰,合上课本,这才注意到课桌上的三八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扭头看着同桌小萝莉,心说:看你长得端庄大气,怎的如此小肚鸡肠?

    三八线?真幼稚。

    低头看到脚下有一小骨节粉笔,捡起来,小手一挥,把三八线抹掉,划了一条对自己有利的新线。

    “哎呀!你干什么?”小萝莉脸蛋通红,气的。

    “是你先画的。”小萝莉怪好玩的,四十岁的中年大叔心生欢喜,下意识的逗两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小萝莉瞪着他,想骂人,但脖子像被掐住了似的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就是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马小龙看了稀奇:“你怎么了?脸这么红。”

    小萝莉扭头,趴在桌子上,脸埋进胳膊里。

    “???”哭了?

    马小龙傻眼了:这么不禁逗?

    “哎?”

    “同学?”

    “同桌?”

    “你咋啦?”

    “说话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小萝莉一直不说话,娇小的身子好像还抖了几下,马小龙头都大了:“行行行,三八线重画。”

    小手一抹,三八线消失,重新按照之前那条画好:“这行了吧!”

    小萝莉偷偷抬头看了一眼,又重新把脸埋回胳膊里,闷闷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马小龙松了口气,心里嘀咕:这么小心眼,上辈子怎么没看出来呢?嗯?我这个同桌叫啥来着?时间太久,想不起来了……

    算了,不重要。

    上午第三节,音乐课。

    讲台右边角落摆放着一台旧旧的钢琴,音乐老师自我介绍之后,就坐在了钢琴前。

    “老师教你们一首歌,歌的名字叫《我们的祖国是花园》。”

    音乐老师姓黄,是个二十来岁的黑长直,一身淡黄色连衣裙,还挺漂亮。

    “上辈子怎么没注意呢?”马小龙坐直身子,聚精会神地看着黄老师弹钢琴。

    声音嗡嗡嗡的,马小龙愣了:这是钢琴?怎么听着像手风琴?

    算了,不重要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祖国是花园,花园的花朵真鲜艳,和暖的阳光照耀着我们,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。哇哈哈,哇哈哈,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。哇哈哈,哇哈哈,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。”

    甜。

    马小龙笑容满面,心想着下课跟老师要个微信,深入学习一下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好学。

    哎?这年头好像没微信?连网络都没有?手机好像还是两三万一部的大哥大?

    心凉了。

    有缘无分,老师再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心情复杂的上完音乐课,学会儿歌一首,萌芽的爱情被没有微信的时代扼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最后一节是语文课,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没上课,让全班同学背上小书包,走到教室外,男女按照身高列成两行,一对一对走进教室,重新排定座次。

    马小龙是男生队伍的倒数第三,属于三高之一,而之前那个小萝莉同桌在女生中是个中不溜,两人注定不会再成为同桌。

    再见了,两个小时的同桌。

    不久,马小龙和一个个头挺高的小萝莉走进教室,坐在了最靠近教室后门的倒数第一排的第一、第二行。

    比他高的两个男生和另两个女生坐在三四五六行,第七八行是两个女生。

    嘿,别的地方不知道,反正他出生的地方,八二年的女孩比男孩多一点,至少他初中辍学以前,每年都是女同学更多。

    新同桌笑眯眯地打量着马小龙,眼睛里带着一丝满意:“我叫朱砂,同桌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马小龙。”

    朱砂眼睛一亮:“你爸爸也喜欢李小龙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随口跟新同桌聊着,马小龙轻轻捏着鼻梁,心里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朱砂。

    哪怕过去三十几年,这个名字依旧在他脑海里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朱砂是个格外精致可爱的小萝莉,以后更会成为光彩夺目的美少女,魅力值至少19点,是无数少年的梦。

    但再之后,她没了。

    他印象很深刻,应该说,所有和朱砂同过班的人都会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大约九十年代中期,命运会对她开一次巨大的玩笑,让她的人生戛然而止。这在当年的小镇上也引发了不小的轰动。

    但很奇怪,他不记得自己小学和朱砂同过桌。

    蝴蝶效应?

    但他刚重生,哪来的蝴蝶效应?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朱砂拍了他胳膊一下。

    马小龙回神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放学了。”朱砂穿着纯白T恤,红色及膝裙,赤足白凉鞋,背着米老鼠的粉红色书包,和其他小朋友土里土气的着装、军绿色的帆布书包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印象中,朱砂家的经济条件让普通家庭望尘莫及,在穷哈哈的八九十年代的小镇上,属于最顶尖的有钱人家。

    就是钱的来路不太干净。

    斜挎着军绿色帆布书包,土里土气的马小龙和朱砂走出教室,排着队,在老师的带领下,唱着“我们的祖国是花园,花园的花朵真鲜艳……”走出学校。

    马小龙脸皮直抽抽:真吉尔丢人。

    “河南的阳光照耀着我们,小岳岳大胖脸笑开颜……”